学习天地

快速搜索

电子公告

最新信息

文苑漫步

我的一次民主监督经历

文章来源:      文章作者: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12-12      访问次数:538
      很意外,我也成了一名民主监督员,这或许是政协委员荣誉之外的荣誉,我真有点惶恐不安。
我分进的是民主监督第七小组,进驻市国土局,开展“优化经济发展环境,促进实体产业发展”专题民主监督,领衔的是副厅级干部伍邵华同志,担任组长的是曾任市政协副秘书长现任文史委主任张治求同志。
      从召开动员大会到小范围对接,球秘带着我们去了国土局四次,听会、观摩、察看、协调,还推动着精工玻璃国土证办理的落实。
      九月下旬,市国土局牵头,经信、环保部门参与,要对城区非法粘土砖厂拆除进行现场验收。粘土砖生产过程,孽生的是耕地破坏、大气污染,成为广袤农村的痛点,政府治理的难点。张主任颇有感触:“我几年前,就粘土砖厂整治问题,参加过电视问政,我当时是毫不留情面的,至今记忆犹新。”他提出,“我们要参与这次验收工作,进行民主监督”。
      早秋的清晨,阳光还算有点儿温柔,可一到正午以后,就特别的火辣,逼得人们透不过气来,“秋老虎”可不是闹着玩的。九月二十二日这天,天空飘荡着轻纱般的云彩,柔软的微风吹拂着,热浪才没有那么翻得快。
      那天我们要去的是北塔区,这里曾经是邵阳开放开发的前沿阵地,83.9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竟然建有八家粘土砖厂。
      第一站,田江街道苗儿砖厂。早已有人在此等候着了。现场不远处除了几排依稀覆盖着破碎的油布、不时坍塌了的砖坯墙,留下的是推土机的新压痕和平铺开的残砖窑土,设施设备荡然无存。“厂房拆掉了,砖窑推平了,砖坯处理掉了,电线剪断了。”北塔国土分局的叶局长饶有兴致地介绍道。市验收组的工作人员对照《邵阳市城区粘土砖厂整治现场验收评分表》“六不留”和停止供电的标准,一一查验,现场评分,一切显得那么有条不紊、老道细致。“怎么处理好这些烂砖渣土,实现复垦?怎么防范死灰复燃,偷偷摸摸生产?怎么把企业的损失降到最低,维护社会和谐稳定?”张主任带着疑惑,和陪同的北塔区人人常委会副主任孙明理进行了交流。“我们实行区级领导负责制,一名领导牵头负责拆除一家非法砖厂,国土、经信、环保、公安多部门和乡镇联动,并建有严密的防范机制。我们对砖坯按两毛钱一块进行补偿,支持企业转型生产。我们还将积极筹措资金,将这些废砖残渣运走,再补充质地好的土进来。”孙主任很有信心地说。
     第二站,陈家桥乡企业办砖厂。那是一个存续了三十余年的老牌砖厂,属集体性质,后承包给了当地村民,半座山被挖空了。整理过的厂区,经过雨水的冲刷,何时拆的窑废的坯难以判断。但厂房依然没拆,巨大的机器声使人们不得不扯着嗓子说话。我跟着张主任很好奇地走进生产车间。一排排灰色的砖坯正从机器中地吐出。“这家厂成功实现了转型,现在生产的是环保砖,不用粘土,主要收集利用渣土。”北塔国土分局一位副局长介绍说。“粘土砖厂关停后,砖很紧俏,政府支持我搞这个。这不,我只能加班加点的生产。”砖厂老板说。“原料从哪来,原料成本高,会不会是一个幌子?”牢牢地揪着我的心。
     第三站,茶元街道回民砖厂,是马家村几个回族村民合伙开办的。“这个砖厂很久没有生产了,你们看整个厂满目苍夷、破败不堪,存在着安全隐患,但不敢拆除,工作不做通怕引发民族矛盾。”办事处的一位干部很无柰地告诉我们。这时,几个村民围了上来,可能是张主任大腹便便,有点像“大领导”。他们向张主任“倒苦水”,反映问题来了:“要照顾少数民族利益,不能拆!如果一定要拆,必须满足补偿诉求。这是民族问题。”我觉得这是个挺棘手的事,为张主任生生捏了把汗。市验收组的人员也面露难色了。“保护好我们的生存环境,拆除非法粘土砖厂,这是国家法律规定的,不拆除就是违法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少数民族也不例外。更何况早拆早解除安全隐患。”张主任语气平缓但很坚定。“当然,你们有什么困难和问题可以反映,争取少数民族优惠政策得到落实。”张主任又补充道。那几个村民见张主任态度果断鲜明,自知理亏,畏葸不前。
    从东到西,走遍了北塔八个砖厂。我感同身受粘土砖厂拆除是一场硬仗,是一场持久战,是一场攻坚破垒战。既要冲破利益纠缠的藩篱,又要关切群众合理合情的诉求。
     我想,做为一位政协委员,应该把深度监督工作与依法支持工作融为一体,“帮忙不添乱”,既依法有效推进工作,又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。 (邵阳民盟  邹建山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