盟员风采

快速搜索

电子公告

最新信息

盟员风采 -- 八方才俊

德山文化研究第一人

文章来源:      文章作者: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1-07      访问次数:31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记常德民盟盟员、德山常德经开区作协主席贵体健

     深秋的一天,我的文友、盟友贵体健先生风风火火地走进了我的书房,笑微微地双手捧着一部沉甸甸的新书,郑重地送到我的手上。我接书在手,朝他深情地一瞥,高兴地说:“你又出书了,真不简单!你举旗研究德山的文化,现在正向纵深发展,硕果累累,影响深远,你是德山文化研究第一人……”
     这部由湖南省委原副书记文选德题写书名的书,为《德山考古与文物》,16开本,38万多字,大气精美,内容丰富,用彩色图片、精准绘画、简炼文字,生动而翔实地介绍了德山的光辉灿烂的历史,让人们惊奇地发现古老而以善德闻名天下的德山,竟有这么深厚的文化资源,无异是揭开了德山神秘的面纱。他接着告诉我:“我们研究善卷先生,已出了几部书了,能不能把德山文化研究引向深入,从考古方面去寻求一些东西来呢?2012年有一次难遇的机会,我在市里参加一次会议时,见到了市博物馆的龙朝彬研究员。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和交流,终于2015年底谈妥并启动了《德山考古与文物》一书的撰稿工作,在收集资料、绘制图表、撰写初稿的过程中,龙朝彬先生克服了不少的困难。”
     他俩合著的这部厚厚的书,开拓了德山文化研究的新领域,丰富的史料有力地证明了德山是一颗灿烂的明珠,从德山先后发现的9处距今50—10万年前的旧石器分布点,就表明了德山早已成为远古人类的家园;新发现的新石器时代的遗迹和出土的石器,也印证了尧舜禹传说时代善卷居住枉山的可靠性;商周时渐成为达官贵人们的人生后花园的最佳息壤;自隋唐又成为了道家、佛家悟道修禅的福地仙境;南宋末年又成了抵御蒙古铁骑的最佳位置——南城。
     我怀着激动的心情翻阅这部奇书,想象他们成书的长长过程,似乎看到了他们的双足踏遍了德山的每一座山岭和弯弯的山坳;似乎看到他们背着考古的行囊,在寻寻觅觅的过程中,顶着烈日,或是冒着风雪,把一块块石头仔细地辨认,把一件件从泥土里挖掘出来的铜器铁件认真考证,让久远的历史重现耀眼的光辉,该付出了多少辛劳啊!
     我于是发出了由衷的感慨,挨着体健先生在木沙发椅上坐了下来,握着他的手,深情地对他说:“……你出的每一部书,都是一次人生的登高,都是一次生命的爆亮,都是一次文化深层次的掘进,人们忘不了你……”。
     他的手传递了力量与信心。我清楚地知道他这位名副其实的常德市善卷文化研究会会长,在研究善卷时所付出的千般艰辛和取得的惊人成绩。善卷是位远古人物,典籍中留下的信息很少,于是他不辞劳苦,在大海里捞珠,到长沙,去上海,上北京,穷搜古籍,遍访学者,并于2014年先后到怀化(湖南)、宜兴(江苏)、单县(山东)等地,沿着当年善卷的足迹作社会调查,实地考察,跋山涉水,艰苦尝尽,还多次组织学者、作家相聚在德山,发动更多的人投入到善卷文化的研究工作中来。于是他累病了,而且病得不轻,血压高得吓人,先住德山常德二医院,再转市区常德一医院,待到病情略有好转后,他便立即出院,又开始了编书的繁重工作。费时多年,他亲手编著的《善卷帝者师》及《善卷传说故事》先后在德山经开区领导的全力支持下顺利出版了。一个远古的模糊人物善卷,在他的努力下,渐渐清晰地站立在历史的高峰上,人们惊喜地发现,“常德德山山有德”,就源于善卷。有了善卷,才有德山山名;有了德山,才有常德市名,善卷文化,是善德之源,善是根基,德是核心,善德是做人之本,是立国之本。
     后来他又与梁颂成教授合作,再版了《清光绪——德山志补校注》。还由他策划出版了《德山民间文艺》,参与编辑了《情满德山》《常德德山山有德》等,他还主编报纸《德之源》,经常召开研讨会,把宣传善卷的善德精神的工作做强做大做深入。
     我俩就这样亲密地谈论了一阵德山的文化研究。时间久了,他站了起来,要走了。我再次握住他的手,把他送出书房,注视着他那双刚毅睿智而又燃烧着希望的大眼,问他:“下一个你要征服的目标,是德山的佛教文化、仕宦文化,还是工业文化、旅游文化?”
他笑而不答,只是声音不高不低地平静地说:“人,总不能闲着。”
     是的,他是闲不住的。他还年轻,精力充沛,献身文化事业的决心不减,算是位勇敢的战士,永远会在德山文化研究的阵地上冲锋陷阵,他更是位德山文化研究的旗手,红旗在他的手中,永远会在德山这片神奇的热土上高高飘扬。(彭其芳,系中国作协会员、常德民盟盟员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