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闻动态

快速搜索

电子公告

最新信息

要闻动态 -- 媒体报道

湖南杂技掌门赵双午:从逃学开始的艺术人生

文章来源:      文章作者: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6-28      访问次数:225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穿过小巷,赵双午走进了已有半个世纪的省杂剧院训练场。

    “柔术”“空竹”“抖杠”……学员们训练的一幕幕,都落在赵双午的眼里。“杂技的美让观众知道,人可以有无限可能。”赵双午这样感慨。

     自8岁学习杂技表演,赵双午从学生、演员、老师、编导,一路成长为国家一级演员、湖南省杂技艺术剧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,不觉间已在杂技的惊险美中浸染了30多年。在今年年初,她又担任了省政协委员。

     今年6月,赵双午带领5位杂技小将,在乌克兰第三届国际青少年马戏艺术节拿下最高奖——“金栗子”大奖,这是湖南杂技10余年来在世界舞台上取得的最好奖项。同时,赵双午被组委会授予“国际马戏发展重大贡献”奖,并获得乌克兰国家马戏剧院授予的“国际马戏合作卓越贡献”勋章。

曾经的逃学小学员

  脖颈上顶3人、下吊1人,身形娇小的赵双午曾完成承重300斤的高难度杂技动作——“四层卡脖顶”。

  “脖子上会放一块铁板,让倒立在我脖子上的演员有可以施力之处。每次训练完,铁板下的衣服已经和血肉粘在一起。”赵双午回想起这段经历,那种疼痛仍然清晰。

  为什么会学杂技?赵双午常常被这样问到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国家实行“定向招生,定向分配”政策,省艺校的学员毕业后,可分配至艺术剧团,捧上“铁饭碗”。为此,在省艺校湘剧科任教的父亲,很早便打定主意要把赵双午送去学艺术。

  1984年,8岁的赵双午从报考的近3000人中脱颖而出,成为当年省艺校杂技科招收的25名学生中的一个。

“母亲反对我学杂技,可是父亲坚持,加之我自己觉得有趣,便开始学习柔术。”赵双午直言,学杂技的前3年最磨人心性,日复一日的练习,反复突破身体极限的苦,差点让自己当了逃兵。

每年春节后开学时,对赵双午来说都是一道坎。因为放假期间疏于训练,都会丢功,但一回学校就得加倍训练。来自身体的苦痛,直接触发了赵双午持续3年的逃学经历。

  第一年,赵双午逃课跑到宿舍旁的公用电话亭,给父亲打电话嚷着“要回家”,被父亲劝住了。

  第二年,她转3趟公交车,哭着逃回了家,却被父母批评一顿,当即把她送回了学校。

  第三年,赵双午有了之前的经验教训,胆子更大了。她向宿舍同学发布了“再也不练杂技”的逃跑宣言后,径直乘长途汽车回了韶山冲老家。

  一见到爷爷、奶奶,她就撩开衣服,哭着给他们看练功留下的淤青,奶奶抱着她心疼不已。几天后,父亲打探到消息,在老家寻到了正在河边捞鱼的赵双午。

  “父亲这次并没有批评我,径直将我带回了家,也不逼着我回学校。”赵双午说,但父亲担忧的神情,她仍历历在目。

  不到一周时间,老师找上门了。

  当时正值第一届全国新苗杯少儿杂技比赛要在长沙举行,如果赵双午缺席,一直训练的节目就无法参赛,老师劝她先回学校训练。

  为了不想影响集体,赵双午又回到学校,半推半就练起了功。随后,她主演的节目“柔术——《春蚕吐丝》”在大赛中获得金奖。

  崭露头角的赵双午,不仅成为家人的骄傲,也成为学校的骄傲。这次获奖,也让赵双午不再抵触杂技。

敬畏舞台和观众 

  1990年毕业后,赵双午成为省杂技团的一名演员。“柔术”“双人技巧”“绸吊”等拿手节目,让她在杂技表演的舞台上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荣誉感。

  但在湘西的一次演出,让赵双午真正认识到杂技演员的意义。

  那天下午,在中场休息时,她看到许多背着背篓来观看演出的老人。询问后得知,因交通不便,这些老人早上8点就赶来观看演出,等演出结束后再走回家,要到凌晨了。

  一来一回,老人们要耗上整整一天的时间,只为看一场杂技演出。

   “这是我众多演出中的一场,却有可能是深山里的他们,观看过的唯一一场杂技。”赵双午想到了在韶山农村的爷爷、奶奶。自此,她对舞台和观众增添了更多的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 1995年,赵双午收获两个重要奖项:主演的“技巧造型——《鱼韵》”参加中南地区杂技展演,获得一等奖;主演的《技巧造型》节目参加第四届全国杂技大赛,获得金狮奖。

     2009年,赵双午执导并演出的《芙蓉国里》主题晚会节目,个人获田汉表演奖和编导奖;2010年,由她创编的《柔术造型》,获越南河内国际马戏节银奖。

      省杂剧院学员培训部主任周剑虹与赵双午是艺校同学,在他眼里,赵双午是一个认真自律的杂技表演艺术家,“无论在哪儿演出,她总能在上舞台前找到空隙训练。”

       2011年,赵双午在俄罗斯以一场高空绸吊,赢得满堂喝彩,为自己的杂技舞台生涯圆满地画上了句号。

         从台前转到幕后,赵双午更致力于杂技表演的创新。

       2015年,她担任艺术总监的《梦之旅》,成为湖南第一台有主题、有人物、有故事的杂技剧。上演后,在全国杂技界引发广泛关注。

   2016年,《梦之旅》作为“纯粹中国”国际演艺品牌的首个项目,在美国、加拿大的 73 个城市巡演达 100 多场。

     “杂技没有语言障碍,是国际化通用的审美标准,因此这门艺术更多是活跃在国际市场。”赵双午说,外国人喜欢欣赏人类肢体的极限挑战,所以非常喜欢杂技,在他们看来,杂技是东方艺术的代表。

  多次赴国外演出的经历,让赵双午感受到,以杂技剧承载的中国文化要走出去,不能仅限于国外华裔身边的自娱自乐,更多的是要融合中国元素,走进外国人的眼中和心中。

在市场中磨砺与发展 

  上世纪90年代,随着歌舞厅、KTV等大众娱乐方式的出现,各类剧团日渐萧条。“当时在长沙本地,剧团几乎没有演出,只能出国演。”赵双午回忆。

  2000年底,刚成家的赵双午停薪留职,与同为杂技演员的丈夫刘勇在长沙进行杂技表演。有一年圣诞夜,夫妻俩赶了7场演出,很受欢迎。这样的表演异常辛苦,却很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 “怎么让人掏钱买票看演出”,是赵双午每天要思考的问题,这也成为她在专业上不断创新的动力。在刘勇看来,在外单干的这几年,让赵双午更加敏锐地看到了市场的需求,为她今后事业的开展,奠定了基础。

  虽然收入增加了,专业上有所创新和积淀,赵双午却时常感觉心似浮萍,那几年对事业发展前景的危机恐慌,让她异常怀念和团队一起奋斗的岁月。

   4年后,赵双午回到省杂剧团,一边担任演员一边教学。在做节目编导时,赵双午经常整夜构思节目,越想越兴奋,“在外单干时,没法呈现自己在杂技编排上的天马行空。回团后,自己的诸多想法终于可以付诸实践。”

    在赵双午担任省杂技团演出团团长时,由于一些历史原因,加之又曾“出去”过几年,有的演员对赵双午并不服气。为此,她顶着压力,找演员们促膝交流。

   对省杂剧团代表剧《芙蓉国里》的主演黄亮,赵双午更是与他交谈多次,就“演员该怎么演”“剧场要如何搭”等诸多问题深入探讨。

  正是因为赵双午的执着与真诚,打动了黄亮,他和众多演员最后选择坚守剧团。

  “她是湖南杂技界的花木兰,敢打敢拼,敢作敢为。”黄亮说。

一次在国外演出时,发现剧场工作人员挂错了国旗,赵双午态度坚决地前去交涉:“我们代表中国前来文化交流,不挂中国国旗,我们就不演。”换回国旗后,演员们深受鼓舞。

2012年,省杂技团转企改制后,赵双午出任省杂技艺术剧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。3年后,她担任总经理,2年后又担任了董事长。

改制以来的这6年,只要省杂技院有出国演出的任务,赵双午都会风雨无阻地给演员们送机,演出期间也会经常通过电话问候。在她看来,杂技演员外出表演,更应该给予他们尊重与关爱。

对话

640 (2)(1).jpg

2个月前问鼎乌克兰国际青少年马戏艺术节“金栗子”大奖,这对湖南杂技意味着什么?

赵双午:2000年以前,中国杂技外出比赛,拿奖是家常便饭。近10年,却越来越难。这次在杂技强国乌克兰获奖,不仅在世界舞台上展示了中国杂技技巧,更是传递了湖南杂技走向世界的信心。

  这次比赛是由乌克兰文化部主办、乌克兰国家马戏剧院承办,邀请了中国、意大利、瑞士等12国的青少年杂技演员,51个节目参赛。我们的5名小演员从4月下旬开始训练,为了呈现最好的比赛状态,他们练习时将下巴都磨烂了,全身都是伤,非常能吃苦。

640 (2)(1).jpg

都说练杂技苦,现在愿意来吃苦的孩子多吗?在培训人才方面,省杂剧院又做了哪些工作?

  赵双午:台上一秒钟,台下十年功。杂技表演难度高,这要求杂技演员从小练习。杂技人才的培养漫长而艰难,因为从业时间短,只有“黄金十年”。

  如今,越来越少孩子愿意来学习杂技。这直接导致杂技人才和节目质量的下降。《爬杆》《春蚕吐丝》是省杂剧院的经典节目,现在的演员鲜有能达到前辈的高度。今年,我们招收了20多名新学员,9月份即将正式开学,学期为6年。

  为了提升演员们舞台表演多元化能力,延伸演员们的艺术生命,剧院开湖南杂技先河,不仅为学员们加强了文化课程的学习,还邀请著名表演艺术家为演员们进行戏剧、声乐等综合表演的培训。

640 (2)(1).jpg

这么多年来,您的青春献给了杂技,有遗憾吗?

赵双午:当然有,经常在国外演出,使得我对女儿的陪伴太少了(流泪)。我缺席了女儿很多的人生重要节点,比如第一天读小学,第一天上初中等等。当然,女儿也以我为荣,把我当成她的榜样。

640 (2)(1).jpg

作为新任省政协委员,您对履职有何感受?

  赵双午:今年省两会期间,我提交了关于改善老旧居民楼,提升人民幸福指数的建议,呼吁对老旧危房进行重建或改造。前不久,我受邀参加省住建厅的调研,建言献策。他们已出台针对问题实施的相关政策。今后,作为文艺界的委员,我将立足行业本身,关注湖南文化强省建设,为促进湖南文化走向世界积极履职。

END

文|湘声报记者 肖君臻